| 意象美学  2020-07-08 16:21:09

| 来源: 山东商报


意象油画在对中国传统绘画写意性的借鉴上并不仅仅体现在表现形式上,更重要的是精神方面。随着众多本土油画家创作观念的转变,结合中国传统绘画写意性的表现语言逐渐走向油画艺术语言的“气韵生动”和“意境美”成为一种本能的、顺理成章的本土化探索。


吴冠中#作品- (184).jpg


  意象油画将西方传统油画印象派的光、色和绘画技巧与写意水墨画的“似与不似”造型和笔墨技巧相融合,吸收了现代绘画中的抽象形式,注入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天人合一”的意象审美。“意象”与“意境”,虽有相通相似的一面,但又属于两个不同的美学范畴,有着各自独特的内涵和审美特征。同时“意象”和“意境”有着包容与被包容的关系,“意象”无穷的张力形成了“意境”整体上无穷的魅力。意境的形成包含了许多客观存在的物象,它们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相互依赖的关系。“意象”是一个个表意的典型物象,是主观之象,是可以感知的、实在的、具体的。“意境”是一种境界和情调。它是通过形象的表达或诱发,是体悟的、抽象的,是一种氛围。“意象”的组合构成“意境”,“意象”是构成意境的手段,“意象”在先,“意境”在后。“意象”是融入了作者主观情感的客观物象,它渗透了作者的审美意识和人格情趣。“意境”是作者借助多种艺术方法创造出来的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物我同感的美好的艺术境界。
  在创作观念上,意象油画同样追求的是“随物宛转”、“与心徘徊”。就创作主题而言,不是局限于一时一地的形象再现,而是提炼、综合对审美客体的印象与感悟。它不仅指在直觉感性中把握理性经验的创作过程,而且指以意构境、造型、生色、抒写四个方面中任何一种或几种组合的视觉特征。意象油画作为西方语言本土化的一个最大最重要的文化特征,是它的文化身份和文化归属命题。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意象油画最大程度地渗入和包蕴了中华民族的人文气质与文化心理。因此,尽管意象油画的边界十分宽泛,但它的内核非常鲜明——中国人的文化性和文化性的中国特征,即作品怎样透现和凸显中国人的文化观念、人格境界和品味格调。
  在技法层面上,意象油画融入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韵味,将“气韵生动”作为作品的重要标准。在调和剂的运用上借鉴了中国画用水的浓淡干湿、水墨交融的技巧,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偶然效果,有虚实相生的视觉享受和浑然天成之美感;从具体的技巧角度上讲,油画的笔触表现力更强,笔法更为丰富多彩。不但有中国传统绘画的干笔、枯笔用笔,还有刀笔并用,产生富有节奏感的厚薄笔触和丰富的肌理,做到刚柔并济、厚薄有序、干中有湿、干湿融合。中国传统绘画中讲究“骨法用笔”,即讲究中锋、侧锋、顺峰以及逆锋等运笔技法,采用破、擦、点、染等技巧,这一点与意象油画的笔法颇为相似,在表现线的刚柔、粗细、方圆、疏密、与墨的干湿、浓淡等方面会产生一种韵律感。油画用笔强调“画”,水墨画用笔注重“写”。
  意象油画的挥洒写意是建立在油画本体艺术语言上的一种民族表现形式,脱离油画本体的写意,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意象油画中隐含着中国绘画的笔墨精神和线的文化,在其美学观价值中体现为:枯湿浓淡、轻重缓急、抑扬顿挫等富有生命节奏的技法运用。如此丰富的表现形式产生了独特的艺术意味。绘画的审美并不局限于所表现的主题,还在于表现语言自身的本体美。中国传统绘画强调的是“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而意象油画在表现具体物象的同时更加注重的是画面美感的经营,因此,艺术形象的塑造无论是表现的还是再现的,是抽象的还是具象的,在绘画的创作过程中都能代表一定事物的本质特征与艺术面貌。意象油画的意象美不仅体现在笔触的节奏、和谐的色彩以及点线面的构成,更重要的是融合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意境”与“气韵”等审美元素。
  纵观当代中国意象油画作品,我们无不感叹意象油画魅力之所在,其形式多样,造型之随“意”,技法之精湛,意境之深远是西方绘画所不具备的。它寓示着东方独特的中国哲思、一种诗化意境的人生审美观照。不论人物、风景还是景物,如果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技法语言去表现它,必将显得苍白、空洞,毫无生机。在中国近现代风云变幻的美术思潮中,新与旧、传统与改良、国画与油画这诸方面的论争都凸显着中国绘画艺术蹒跚前行的痕迹。意象油画正是几代艺术家孜孜不倦探索的属于我们本民族表现语言。

文心 诗情 博物 乐境

意象与意境——中国油画的审美理想

| 意象美学 2020-07-08 16:21:09
| 来源: 山东商报



意象油画在对中国传统绘画写意性的借鉴上并不仅仅体现在表现形式上,更重要的是精神方面。随着众多本土油画家创作观念的转变,结合中国传统绘画写意性的表现语言逐渐走向油画艺术语言的“气韵生动”和“意境美”成为一种本能的、顺理成章的本土化探索。


吴冠中#作品- (184).jpg


  意象油画将西方传统油画印象派的光、色和绘画技巧与写意水墨画的“似与不似”造型和笔墨技巧相融合,吸收了现代绘画中的抽象形式,注入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天人合一”的意象审美。“意象”与“意境”,虽有相通相似的一面,但又属于两个不同的美学范畴,有着各自独特的内涵和审美特征。同时“意象”和“意境”有着包容与被包容的关系,“意象”无穷的张力形成了“意境”整体上无穷的魅力。意境的形成包含了许多客观存在的物象,它们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相互依赖的关系。“意象”是一个个表意的典型物象,是主观之象,是可以感知的、实在的、具体的。“意境”是一种境界和情调。它是通过形象的表达或诱发,是体悟的、抽象的,是一种氛围。“意象”的组合构成“意境”,“意象”是构成意境的手段,“意象”在先,“意境”在后。“意象”是融入了作者主观情感的客观物象,它渗透了作者的审美意识和人格情趣。“意境”是作者借助多种艺术方法创造出来的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物我同感的美好的艺术境界。
  在创作观念上,意象油画同样追求的是“随物宛转”、“与心徘徊”。就创作主题而言,不是局限于一时一地的形象再现,而是提炼、综合对审美客体的印象与感悟。它不仅指在直觉感性中把握理性经验的创作过程,而且指以意构境、造型、生色、抒写四个方面中任何一种或几种组合的视觉特征。意象油画作为西方语言本土化的一个最大最重要的文化特征,是它的文化身份和文化归属命题。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意象油画最大程度地渗入和包蕴了中华民族的人文气质与文化心理。因此,尽管意象油画的边界十分宽泛,但它的内核非常鲜明——中国人的文化性和文化性的中国特征,即作品怎样透现和凸显中国人的文化观念、人格境界和品味格调。
  在技法层面上,意象油画融入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韵味,将“气韵生动”作为作品的重要标准。在调和剂的运用上借鉴了中国画用水的浓淡干湿、水墨交融的技巧,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偶然效果,有虚实相生的视觉享受和浑然天成之美感;从具体的技巧角度上讲,油画的笔触表现力更强,笔法更为丰富多彩。不但有中国传统绘画的干笔、枯笔用笔,还有刀笔并用,产生富有节奏感的厚薄笔触和丰富的肌理,做到刚柔并济、厚薄有序、干中有湿、干湿融合。中国传统绘画中讲究“骨法用笔”,即讲究中锋、侧锋、顺峰以及逆锋等运笔技法,采用破、擦、点、染等技巧,这一点与意象油画的笔法颇为相似,在表现线的刚柔、粗细、方圆、疏密、与墨的干湿、浓淡等方面会产生一种韵律感。油画用笔强调“画”,水墨画用笔注重“写”。
  意象油画的挥洒写意是建立在油画本体艺术语言上的一种民族表现形式,脱离油画本体的写意,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意象油画中隐含着中国绘画的笔墨精神和线的文化,在其美学观价值中体现为:枯湿浓淡、轻重缓急、抑扬顿挫等富有生命节奏的技法运用。如此丰富的表现形式产生了独特的艺术意味。绘画的审美并不局限于所表现的主题,还在于表现语言自身的本体美。中国传统绘画强调的是“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而意象油画在表现具体物象的同时更加注重的是画面美感的经营,因此,艺术形象的塑造无论是表现的还是再现的,是抽象的还是具象的,在绘画的创作过程中都能代表一定事物的本质特征与艺术面貌。意象油画的意象美不仅体现在笔触的节奏、和谐的色彩以及点线面的构成,更重要的是融合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意境”与“气韵”等审美元素。
  纵观当代中国意象油画作品,我们无不感叹意象油画魅力之所在,其形式多样,造型之随“意”,技法之精湛,意境之深远是西方绘画所不具备的。它寓示着东方独特的中国哲思、一种诗化意境的人生审美观照。不论人物、风景还是景物,如果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技法语言去表现它,必将显得苍白、空洞,毫无生机。在中国近现代风云变幻的美术思潮中,新与旧、传统与改良、国画与油画这诸方面的论争都凸显着中国绘画艺术蹒跚前行的痕迹。意象油画正是几代艺术家孜孜不倦探索的属于我们本民族表现语言。

文心 诗情 博物 乐境